| | | |
首页 -> -> ->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莫作死

| 『 提示: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[←][→]翻页 』
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莫作死

    张方在宇文部的大门前这么说话,莫浅浑也只能苦笑以对。 X

    两个幕僚有心劝阻,毕竟无缘无故说这些,无意于挑衅,却知道这也是张方在试探。

    只是莫浅浑也不反驳,只是说:“小族寡民,无法与天朝上国相比,我族在此贫瘠之地,只是勉力维持,若非有将军府照料,族人不知饿死、冻死多少,实不敢有二心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有二心,不是靠嘴巴说的,要看怎么做,要看在危急关头如何抉择,”张方指了指身后的兵卒,“就好像是我这些兵卒,练兵前都觉得自己意志坚定,可以坚持下来,结果操练之后,不知多少被洗刷下去,这才知道自己的深浅,只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他看着莫浅浑,似笑非笑的道:“校场练兵,操练之下难以坚持,最多被打落、刷落下去,未来若能坚持,未尝没有重来的机会,可若一个部族想试试将军底线,可就不是刷落了,很可能会更为凄惨,不仅没有重来的机会,连部族之名,都可能保不住!”

    这话不是疯狂暗示,而是直接的明示了。

    莫浅浑的脸上也有些挂不住,有心接话,但几次张口都说不出什么,还免不了疑神疑鬼,想着张方是不是真知道了什么,顿时不敢多言,只是在前面领路,带着一行三百多人浩浩荡荡的入了城。

    两个幕僚走在张方的身侧,对视一眼,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担忧,知道就张方这个直言的性子,放任说下去,说不定要出事,就想等会找个空闲的当口,给张方提个醒。

    就在两个人的思索中,三百多人就这么入了城。

    三百人,放到一场战争中,或许显不出人多,因为交战双方动辄几万人,三百步卒放进去,只是基本单位。

    可走在显得狭隘的街道上,就颇为客观了。

    这玄甲兵分成了三列,一步一步的跟着,但他们越是走,越是让莫浅浑心惊胆战,冷汗不住的往下流。

    因为这位鲜卑重臣注意到,这三百多玄甲军行走摆臂、踏步前行,居然宛如一人,整齐划一,脚步落在地上,连落点和声音都别无二致,就像是一个人被分成了几百份一样!

    这等整齐划一的队列,对这个时代的人而言,带来了巨大的心理压力和震撼,让莫浅浑渐渐手脚冰凉。

    过去他来往昌黎和幽州两地,居中联络,也曾瞥见几次幽州兵的踪迹,但因玄甲军的保密之策,只能窥得冰山一角,就已为之心惊,结合这几年幽州境内的几大悍匪尽数败亡,更惊讶于玄甲军的战力。

    但直到此刻,走在一旁,这才有切实体会,旋即就生出浓烈的警兆,意识到宇文逸豆归的布置是何等危险,这已经不是玩火能够形容的,简直是找死!

    一念至此,他急切的想要过去,再试着劝阻一下,只是在这之前,还是要先完成了自己的职责。

    在距离正衙还有一段路的地方,莫浅浑停了下来,指着旁边一座大院子,说道:“此处乃是我家单……我家族长的一处别院,占地不小,先让校尉的这些勇士进去休息,校尉再随我前往那晚宴之地。”

    想到张方毫不容情的话,莫浅浑又主动解释道:“晚宴毕竟是文雅之地,有不少玄学儒者在场,若忽然涌入兵卒,难免让人惊慌,反为不美,此处离那楼阁亦不远也,校尉往那边看,便能看到……”说着,他朝一个方向指了过去。

    晚宴并非在衙门里举办,而是在城中的楼阁中举行,但距离衙门不远。

    张方顺着手指看去,见果然不远,故作大度的哈哈大笑,大手一挥,就道:“宋靖,你带着兄弟们就在这里休息,对了,老莫啊,你让人弄点好吃的东西,过来给在哪买兄弟打打牙祭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还没有说完,两个幕僚马上就制止起来:“校尉,莫非忘了军中规矩?领军在外者,无论兵将,都不可吞饮外来之物,只可用自身带着的干粮和水!”

    “此乃军纪,将军不能害这么多人一起违纪,不仅是他们,便是将军您,此番前往晚宴,也只能与人交谈,不可饮用酒水食物!否则,我等必要如实禀报!”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的说法,让张方的脸色难看起来,他忍不住嘀咕:“行行行,某家知道了,好不容易能吃顿好的了,结果却改成看别人吃了,当真不快,你们二人果然是特地跟过来,让某家不舒服的!”这心里顿时就压着火。

    两个幕僚对视一眼,也感无奈,可此乃军纪,二人碰上如果不劝阻,被军中的密谍司探子知晓,上报回去,过些时日就会被问责,轻则罚俸,重则丢职。

    倒是莫浅浑好心道:“这事也不会这般严重,我族之内也有美食,而且我族对将军忠心耿耿,不会有什么意外。”他也听出来,这个规则实是防止被人在饮食中动手脚。

    一名幕僚就道:“宇文相不要误会,此事并非针对贵族,而是军中定法,若不尊崇,军法森严,无人可以避免。”

    见他说的郑重,莫浅浑只得点头,表示明了,心里却越发敬佩和畏惧起来,一个军纪如此严明的军队,弱点必然很少,其作战能力可想而知,与这等兵马作对,确确实实是找死!

    所见所闻,都让莫浅浑坚定了一个观点,就是和征北将军府为敌,是十足的作死行为,绝不可行!

    希望自家单于,不要走岔了路。

    可等他领着张方和十几名亲兵来到宴会之地,没有见到宇文逸豆归出来相迎,这心里就“咯噔”一声,辩解道:“我家族长正统筹晚宴,还要准备支援将军府的兵马,可能比较忙,以至于没有立即过来相迎。”

    张方嘿嘿冷笑,被两个幕僚连续怼,本就心里不快,这时又见“下族”族长,不亲自出来迎接他这个上官校尉,怒火顿时攀升了两度,好在没有爆发。

    莫浅浑不敢耽搁,找了奴仆、女子过来,吩咐着招待,就找了个借口暂离,急急忙忙的去后面寻找宇文逸豆归了。rw
更多精彩小说,欢迎访问大奖888娱乐游戏 http://www.gzcdkj.com


本作品《冠绝新汉朝》为私人收藏性质,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战袍染血 所有!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,否则后果自负。